森马服饰(002563.CN)

剥离法国童装业务 森马服饰重金出海失利

时间:20-07-28 07:43    来源:金融界

近日,森马服饰(002563)(002563.SZ,下称“森马”)一纸拟出售资产的公告,似乎成了其股价接连上涨的“助推器”,同时也引起监管层的注意。

7月23日晚间,森马发布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公司股票于7月21日、22日、23日连续三个交易日内收盘价格涨幅偏离值累计超过20%。

不过,截至7月25日收盘,森马股价为7.87元/股,跌幅5.18%。

就在7月20日,森马发布公告称,其董事会审议通过《关于拟出售全资子公司暨关联交易的议案》,同意公司拟向公司股东森马集团出售全资子公司法国Sofiza SAS100%(拥有Kidiliz集团100%股权)的资产和业务。

森马在公告中表示,通过出售子公司,公司实现剥离Kidiliz集团的资产及业务,有利于降低公司经营风险,避免公司业绩遭受更大损失。

7月21日,深交所发出关注函,要求森马服饰说明本次交易是否形成同业竞争,是否存在利益输送,并详细说明完成收购后短期内再次出售Sofiza的原因及合理性等问题。

27日晚间,森马回复了关注函。其表示,本次拟出售的Sofiza公司与森马股份现有业务不存在实质性的同业竞争,本次交易不会影响公司的正常生产经营。

走到计划剥离资产的这一步,意味着森马的日子并不好过,业绩下滑、高库存、童装扩张失利等问题凸显。

7月24日,时代周报记者致电致函森马董秘办,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剥离亏损童装业务

此次森马拟出售的全资子公司法国Sofiza SAS是其于2018年斥8.44亿元巨资收购的资产,到如今计划出售也就大约2年时间。

彼时,森马在收购法国Sofiza SAS100%股权的公告中表示,Sofiza SAS拥有Kidiliz集团100%股权,而Kidiliz集团是欧洲中高端童装行业的领军企业,旗下拥有10个自有童装品牌以及5个授权业务品牌。

然而,这家知名的服装集团却没有给森马的业绩带来积极影响。

在收购交易中,森马曾披露,截至2017年12月31日,Kidiliz集团公司负债总额就高达2.10亿欧元,2017年营业收入为4.27亿欧元,税前净利润-0.24亿欧元,税后净利润为-0.27亿欧元。

在收购完成以后的两年时间里,Sofiza SAS的业绩并没有得到扭转。

据森马披露,Sofiza SAS公司2018年第四季度、2019年及2020年第一季度的利润总额分别为-4883.58万元、-3.07亿元、-1.21亿元。

森马在公告中也坦言,因为欧洲经济持续不景气,Kidiliz集团主品牌业务营收持续下滑,店铺逐年减少,主营业务亏损严重,且亏损呈放大趋势。

“特别是在全球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Kidiliz集团主要经营地区法国和意大利,以及整个欧洲市场经济遭受重大损失,影响深远,经营风险进一步放大,对公司的业绩造成不利影响。”森马方面表示。

27日晚间,森马在回复函中强调,本次交易的目的是降低公司经营风险,避免公司业绩遭受更大损失,不以竞争为目的。在森马集团持有Sofiza公司及其旗下Kidiliz集团全部资产及业务期间,Sofiza公司及其旗下Kidiliz集团将不会在中国境内开展新的经营业务或扩大经营原有业务。

存货规模高企

在收购Sofiza SAS的2018年,森马直言“如果交易顺利完成,公司将成为全球童装行业重要参与者”。

但如今看来,森马距离这一目标尚有差距。

实际上,近几年森马的童装业务已经超越休闲服饰业务成为上市公司重要的业绩支撑。

从财务数据来看,森马2019年年报显示,其儿童服饰业务的营业收入为126.63亿元,占总营收的65.49%,同比增长了43.5%;休闲服饰的营收为65.44亿元,占总营收的33.84%,同比减少了3.64%。

7月26日,纺织服装品牌管理专家、上海良栖品牌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程伟雄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森马旗下的巴拉巴拉童装业务已远超主品牌森马服饰。森马服饰业绩持续低迷、巴拉巴拉等童装品牌矩阵快速发展,巴拉巴拉在大众童装市场发展占据领导地位。

程伟雄表示,巴拉巴拉的发展瓶颈也非常明显,在童装大众市场,以安踏儿童为代表的国内童装品牌群体,对巴拉巴拉现有地位冲击比较大。

虽然童装业务发展势头迅猛,但在疫情影响之下,森马仍将面临业绩下滑、库存高企的压力。

7月14日,森马发布公告显示,预计今年上半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0―7221.06万元,而去年同期约为7.22亿元。

其表示:“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公司境外业务亏损加大。”

此外,由于包括合并转入KIDILIZ集团存货的原因,2018年末,森马存货上升到44.17亿元,虽然2019年末下降到41.09亿元,但存货依然较高。

另据Wind数据统计,今年一季度,森马的库存周转天数达到了226.81天,比去年同期的159.18天高出67.63天。

海外业务不易

森马剥离资产的举措同时折射出,中国本土服装海外业务布局伴随着风险,收购之后的整合之路也并非一帆风顺。

7月26日,服装行业专家马岗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收并购是企业资本化后,快速获得品牌力及渠道商的一种途径,是企业扩张阶段常见的方法。但运作难度大的原因在于整合,资源整合、文化融合、多区域管理等,都需要探索。”

以被誉为“中国版LVMH”的山东如意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如意科技”)为例,收购大量国际品牌并不意味着可以运作成功。

譬如,日本服装企业Renown在2010年被如意科技收到麾下。今年5月15日,Renown正式申请破产保护,其债务规模高达1.3亿美元。

与此同时,如意科技在近年斥巨资收购一系列欧洲奢侈品后,正在面临越来越大的债务压力和融资压力。

3月11日,资信评估机构大公国际将如意科技主体信用等级调整至AA-,评级展望为负面,并将其及相关债项移出信用观察名单。

大公国际认为,如意科技短期偿债压力很大。

截至2019年6月末,如意科技总有息债务为317.75亿元,其中短期有息债务为149.84亿元。

服装行业的“国际梦”并不好做。

江苏企业三胞集团对英国百年百货House of Fraser的收购以及拉夏贝尔对Naf Naf SAS的收购,最终也均以收购标的没落或进入司法清算程序告终。

“类似森马、如意兼并购国外品牌,直接从国内市场大踏步运营全球市场,对于本身国内市场尚未夯实的品牌来说,显然是一大挑战。”程伟雄坦言,用惯性经营思维去面对国际品牌全球市场运营,一般难以突围,缴纳巨额学费才知海外业务之不易。